筆趣閣 > 桃洧的新世界 > 第五三章 問君何能爾

第五三章 問君何能爾


  云江白看著桃洧幾人走進了殿門,隨后看向旁邊標牌上交易所的區域。

  “葉幫主,派個人跟著我的朋友,免得給你添了麻煩。”云江白笑言。

  “葉某明白。”葉賢回頭,一個灰衣修士走出,進入了殿門朝交易所方向去了。

  “走吧。”

  “城主請。”

  桃洧幾人走過熙熙攘攘的大堂,西面有一約三米的寬門,上書交易所三個大字,中間有一石臺,后面有一面木架,木架上掛著很多木牌。

  透過寬門看到里面有很多小攤位,賣東西的人基本上都是席地而坐,面前鋪著一塊布,上面擺著幾件東西。

  桃洧快步上前剛要進門,就被石臺后面的人叫住。

  “你是買還是賣啊?來這里登記。”

  “我就是隨便看看,可能會買也可能不買。”桃洧走過去說明情況。

  “哦,那要去幾樓啊?”石臺后面的人眼也不抬的詢問,手上拿著各色木牌。

  “不能都去嗎?這里一共有幾樓?”

  “一共三樓,一樓雜區,賣些低階物品靈植,可以物易物,每人一塊下品靈石,不得上二三樓。”石臺后的人看了一眼桃洧的穿著,沒有說其他樓層的價格。

  看到怘兌幾人在后面跟上來,熱情的招呼,見怘兌和羌回并不答話,有些悻悻然。

  “不論買或賣都要收取費用嗎?那二三樓有什么?”桃洧看了一眼對面人手里黑白藍三色木牌。

  “對,都要收取,二樓和三樓你去了也買不起。”侍從已經有些不耐煩。

  “……”桃洧。

  靈石靈石靈石,去哪兒干什么都得要靈石,看來這靈石是修士之間充當貨幣的東西,可自己沒有靈石啊?!

  桃洧腦子里一條記憶被快速提取了出來,她想起來之前在林子里,怘兌給自己的藍色菱形晶石:那個難道是獸晶石嗎?

  桃洧沉默了一瞬,可石臺后的侍從覺得她已經耽誤自己很久了,語氣上有種頗為嫌棄的鄙夷之感。

  “你到底進不進?后面還有人等著呢!”

  桃洧轉身向后看了看,除了怘兌幾個沒有其他人。

  “看什么?到底進不進?”侍從開始態度惡劣起來。

  “算了!”

  桃洧無語的看了一眼表情變得有些凌厲的侍從,轉身往外走。

  那侍從見桃洧離開,剛要招呼后面著華服彩衣帶著仆從的怘兌和羌回,卻看到三人抬腳便走,很快出了殿門。

  “這……”侍從差異的表情僵在臉上,他動了動嘴最終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不一會兒,正在跟葉幫主敘話的云江白,就知道了桃洧幾人離開的消息。

  “這么快就走?怎么回事?”云江白有些詫異,自己才剛坐下沒多久,這幾人不是要逛逛嗎?剛進去就走了?

  “如此這般。”灰衣修士將自己的所聽所看悉數道來。

  “哼,看來不止我看重衣裝,所有人都如此。”云江白嘟囔一句,起身告辭。

  桃洧幾人隱了身,悄悄的進了交易所。

  攤子賣什么的都有,閑逛的人很少,大部分的攤主都盤坐著閉著眼睛,沒人吆喝也沒人主動搭話。

  有的攤主將攤子擺的遠遠的,坐在角落里,似乎怕有買家上門似的。

  攤位上大都是些處理好的靈植,和各種靈獸的皮毛、甲殼,還有些攤子上擺了些金屬器和類似于玉石的器具,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奇怪,看了一溜賣的東西都差不多,這里太安靜了,比大學圖書館還安靜。”桃洧不敢大聲說話,小聲的跟后面的司莫吐槽。

  “仙上,這些人都在修煉,這里雖然設有聚靈陣,不過靈氣還是很微弱,應該是低級的聚靈陣。”怘兌給桃洧傳音。

  “哦,怪不得都安安靜靜的,一點兒也不像個市場,原來這些人花一塊下品靈石進來,只是為了光明正大的在這呆一整天,吸收這里的靈氣啊!”

  “所以我還是不知道靈石是什么樣子的,還有什么品階之分,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又不用。”

  桃洧覺得這個世界實在是乏味,跟地球上的古代差不多,感覺只是帶了些修仙的元素,跟自己想象中的修仙差太多了。

  “看電視劇里那些修仙的人特別厲害,御劍飛行什么的,男女主之間的感情糾葛啊什么的,看著很帶感,自從來了這兒感覺時間都變長了。”

  “洧洧,咱們得融入社會,不然哪里來的情感糾葛,不然就算有人搞事、搞天、搞地,也跟你沒關系,你自己玩單機游戲當然無聊啦。”

  司莫覺得有些餓,摸摸肚子打了個餓隔。

  “司莫,我覺得你說的很對,怎么融入?這兩天也就認識了青爾。”

  “洧洧,我感覺你對待一件事,一開始就會先采取消極的方式應對,其實你完全可以換一種方式的。”司莫邊說邊往外走,桃洧不自覺的跟上。

  “什么方式?”

  “比如你新到一個地方,出場就該震住所有人,這樣你才會在那個地方或者團體有話語權,否則你只能做個小透明,別人也不會太在意你。”

  “怎么震住?我感覺我沒這個能力。”桃洧皺著眉頭反思,覺得自己沒什么特別的地方。

  司莫站定看向桃洧,他覺得有必要給這個傻妞上一堂心理課,這丫頭有些現實逃避癥的傾向。

  “洧洧,雖然以前你是個普通人,但是你現在是個神仙,你怎么能低調呢?你現在可是身負重建仙界的任務,現實已經不允許你低調了。”

  “啊?我覺得還好吧,也沒有很低調吧?”

  桃洧弱弱的申辯,司莫搖搖頭,伸出一根手指在桃洧眼前左右搖擺。

  “洧洧,你還不夠高調。”

  “我覺得我還行,上次送青爾離開就很高調啊,說不定還留下一個美好的傳說呢。”

  桃洧想起青爾懵懵的小表情和當時她的族人們被震住的樣子,突然覺得司莫的話其實還蠻有道理。

  “在法庭上講究逐漸震懾擊垮對方心理防線,所以首先你在氣勢和形象上就不能輸。”司莫扯扯桃洧的衣袖。

  “其次才是戰略上的攻防進避,所以別顧慮太多,首先在外包裝上把自己的人設給立住!你在這兒想做個什么人?總得留下些什么吧?”

  “留下些什么?我想讓人們提起或想起我的時候是快樂的。”

  桃洧眼睛亮亮的,陷入美好的想象中,想象自己變成了人們心中美好的代名詞,誰都喜歡自己。

  “你想做財神啊?”

  幾個人忘了隱身,就這么一前一后的走出了交易所,門口石臺后的侍從看著四個人的背影,以為自己眼花了。


  http://www.bysxdb.live/book/61110/4956578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快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