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桃洧的新世界 > 第五一章 萬籟此俱寂

第五一章 萬籟此俱寂


  “嗯?老板,我問你什么是獸晶石和靈石?你別不理人啊!我要買東西總得知道你要什么東西支付吧!”

  桃洧鬧不懂為什么,這個胖老板連個眼神都不愿意給自己,只是看著怘兌和羌回。

  “怘兌,咱們走吧,我不要了!”

  說完抬腳大步走出了這家店鋪,怘兌默默跟上,羌回看司莫還在那拍植物的照片,拉著他的領子把他拽走了。

  “哎,二位爺……怎么走了?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聽那個丫鬟的?”胖老板急走幾步,倚在門框邊往外看。

  這時一頭獨角犀獸疾馳而過,飛起一塊石頭打在胖老板右臉。

  “哎喲!誰%#……城……城主?”胖老板剛要罵,就遠遠看到獨角犀獸上那人衣服上繡著的獅頭。

  “仙上,后面有人騎著靈獸過來,咱們避一下吧。”怘兌提醒走在前面的桃洧。

  “行,這家店也是一家賣花的,進去看看。”桃洧提裙走上臺階。

  “哼,追上了!”云江白看著前面四人在前面悠閑的閑逛,冷哼一聲越起腳踩獨角犀獸的頭借力,揮扇向怘兌攻去。

  怘兌察覺,只是把手背在身后動了動指頭,跟著桃洧進了門。

  啪!

  離四人還有很遠的地方,云江白像是撞在了一堵墻上,臉部變形嚓著界壁滑下來落在地上,周圍的人聽到聲音都看著他,不明白這樣在干什么。

  “什么東西?”云江白拍拍面前透明的墻面。

  這時他看到周圍的行人看了他一眼走到了前面,都能隨意走動不受影響,似乎只有他受到了限制。

  “為什么他們都能過去,這是什么東西?”

  云江白摸著界壁移動,他猜想旁邊一定是沒有這東西的,結果他原地轉了一圈。

  “我被這東西包裹起來了?這難道是界陣?不可能啊!布陣需要不同靈石輔助,怎么可能瞬間布成?也沒聽說過只限制一人的陣啊!”

  不死心的用肩膀撞撞界壁,抱著手臂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

  “難道是傳說中帶陣法的法器或者符箓什么的?可這些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行人駐足觀看,議論紛紛。

  “他在干嘛?在原地比劃好一會兒了。”

  “你看他衣服上的的徽記!”

  “城主?好像是城主!”

  “城主!不可能吧,城主不是去參加云海鏡蘇家喜宴了嗎?”

  “你見過城主嗎?”

  “沒見過,不過他穿的衣服上是云家家徽水云獅。”

  “……”

  云江白黑著臉看著周圍的吃瓜群眾,即慶幸自己不常露面又懊惱自己沒有常常露面,不然這些人哪敢這樣圍觀自己,還評頭論足。

  桃洧四人進的這家店比較大,不光售賣靈植還賣法器法衣。

  幾個店內隨侍正在招呼店內幾位買家,店門左側一個柜臺內,店掌柜正在那盤點賬目,看桃洧四人走進來眼前一亮,忙上前招呼。

  “二位爺,需要些什么?”店掌柜笑瞇瞇的詢問,卻不想他眼里的爺沒吱聲,走在前面的丫鬟倒先開了口。

  “我們先隨便看看,有需要在喊你!”桃洧說著越過店掌柜,去了擺放新鮮靈植的區域。

  “……”店掌柜皺眉看向后面的怘兌和羌回。

  不曾想怘兌和羌回依舊一語不發,跟在桃洧身后從店掌柜面前走過,司莫在后面朝店掌柜笑著點點頭,舉著奇怪的東西對著店掌柜照了照走了。

  “奇怪,這四人真是太奇怪了!”店掌柜看不懂四人的奇怪行為,就是覺得很不對,華服權貴竟會聽從一個侍女的言語?

  聽到外面人越聚越多且議論紛紛,店掌柜走出來想要看個究竟,他看到一只獨角犀獸被人群圍著,旁邊的城主黑著臉站在人群中間,遂大驚失色的趕緊跑過去。

  “讓讓!大家讓讓!”

  店掌柜越過人障跑到云江白面前仔細看了看,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城主!您怎么在這兒?”

  云江白看向店掌柜,覺得有些眼熟,但想不起來這人是誰,不過他認出了自己。

  “你是何人?”

  “奴下是這瑞奇軒的掌柜呀!是您的隨侍多寶爺管理的產業,年息之時奴下有幸面見過城主大人。”店掌柜彎著腰恭敬的回稟。

  “哦,怪不得看你眼熟,你店里是不是進去四個人,三男一女。”云江白把手放下來背在身后。

  “是的,城主大人,確實有這四個人進了店,城主大人尋這四人至此嗎?是您進店還是將人請出來,請城主大人示下。”

  “咳咳!你去把人請出來吧!”云江白無奈的說道。

  周圍的人一聽這人真的是城主,快速的散了,有膽大的藏在墻角墻頭偷看,二樓窗戶里也半探著好幾個腦袋。

  這城主真是奇怪,不進店里雅座坐著,竟然獨站街心等人出來,這請的人是何方神圣啊?

  店掌柜跑進店里,直奔桃洧四人而去。

  “這……”店掌柜猶豫了一瞬,不知該先稱呼誰。

  桃洧看店掌柜過來卻欲言又止,便詢問道:“老板,怎么了?你是不是有話要說?你有事兒直說!”

  “這位……姑娘,城主在店外請幾位出去一見。”店掌柜看著桃洧的裝扮,實在是叫不出小姐這個稱呼。

  “城主?還追過來了?他為什么不進來?”

  “這……城主只說請幾位出去與他一見,幾位請吧。”店掌柜伸手做出請的姿勢。

  “好吧,咱們出去見見這位城主吧。”桃洧打頭向店外走去。

  出來看到一個年輕男子站在街心,身上穿著黑色華服,上面繡著藍白色獅頭徽記,與之前獸車上的一樣。

  “你就是那個獸車里的人?城主?”桃洧站在門口朝云江白問了一句。

  “叫你主子與本主說話,你一個奴仆竟如此不尊主上,簡直放肆之極!怪不得無當要出手教訓你!”云江白自持威嚴的訓斥向自己問話的桃洧。

  “奴仆?呸!你才是奴仆!你全家都是奴仆!”桃洧生氣的回敬,這個狗屁城主簡直不可理喻。

  “什么!你這個賤奴!竟敢如此辱罵本主!”云江白聽完桃洧的話惱怒至極,完全忘記自己還被困在結界里,身體躍起伸手揮扇想要教訓桃洧,結果直直的撞上了面前的界壁。

  “嗯?哈哈哈……”桃洧看他的樣子,就知道這個人被怘兌的結界困住了,遂肆無忌憚的嘲笑他。

  “笑死我了!果然是笨豬!略略略!”

  云江白氣極有無奈被困,周圍偷窺的人都被驚呆了,此時此刻萬物似乎都沉默靜寂了。


  http://www.bysxdb.live/book/61110/4957428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快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