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桃洧的新世界 > 第四九章 幽人應未眠

第四九章 幽人應未眠


  “仙上,什么時候能再見到您?”青爾摸了摸照片,輕輕合起來裝好。

  伸手拿出一個紙袋,打開里面是一疊不同顏色的短襪,拿起一只又抬起腳看向腳上的小白鞋。

  “這個,仙上好像是叫它襪子。”

  放下襪子,又從背包里掏出一個玻璃罐,里面的東西黑乎乎的。

  “哈哈,這個是仙上熬的醬。”

  青爾笑著把醬放在床上,伸手從背包里一一掏出另外三個玻璃罐,一個里面是各種糖果,一個里面是白色的粉末,最后一個是黑色的圓球。

  “這是……”青爾打開手里的玻璃罐。

  一股濃濃的藥香散出來,玄水豹幼崽跑過來,青爾趕緊蓋上玻璃罐的蓋子封好。

  “是仙上的丹藥!”青爾驚呼。

  親身體驗了丹藥的神奇,青爾不得不吃驚現在自己手里竟然有一罐之多。

  “仙上竟然給我這么多!”

  青爾撫摸罐身,發了會兒呆把藥罐放下,拿起裝白色粉末的罐子。

  “這是什么?”青爾看到上面貼著紙,轉過來看到上面畫著一個小孩兒,一個箭頭指著小孩兒的臉。

  “難道是敷面?”青爾輕皺眉頭想不通該怎么使用。

  把珍珠粉罐子放下,拿起糖果罐子打開,拿出一塊糖放進嘴里。

  “嗯~這個仙上給我吃過。”

  含著糖看了看背包,里面還剩一個透明盒子,里面是滿滿一盒黑色的繩圈,青爾摸摸頭上的黑色皮筋兒,知道這是束發用的。

  把東西原樣裝回去,只留下糖果罐放在床頭,把背包拉上拉鏈,打開自己的柜子把背包放進去。

  拿出自己的衣服換上,將桃洧給的衣服疊好,鞋子拿粗葛布蘸水仔細擦干凈,拿布包好放進柜子。

  拿起床頭的糖果罐,取出幾顆糖塊放在小布包里,抱起玄水豹幼崽出門去找母親。

  此時外面已經燈火通明。

  “母親~”青爾進來看母親正在看書。

  “嗯。”

  蘇夫人放下手里的書走過來,看向青爾懷里的玄水豹幼崽。

  “這就是蘭芝說的玄水豹?你怎會……你筑基了?!”蘇夫人一把抓住青爾的手腕探查,眼睛看向青爾,面上驚疑不定。

  青爾從小體弱,修煉艱難,是因為她身體經脈微弱,甚至有許多斷脈,根本不可能成就大周天,只能完成小周天靈氣運轉。

  也因不堪承受強勁的靈力沖刷,以后也只能停留在練氣期,筑基完成大周天循環,在體內形成靈氣漩渦更是妄談。

  “母親,青爾筑基了,真的筑基了!”

  蘇夫人看著青爾握緊她的手,轉頭喚來蘭芝。

  “蘭芝,去請二爺,就說青爾已經筑基,讓他速來。”

  這時歸海青玄跑進來。

  “姐姐~哇,這是什么?”

  “是玄水豹的幼崽。”

  “我能抱抱嗎?姐姐給玄兒抱一下吧!姐姐姐姐!”青玄拉著青爾的胳膊使勁晃。

  “好好好,你小心些別弄疼它,不然會咬你,還有這個給你,看!”

  青爾將手里的幼崽遞給青玄,將布包里的糖果拿出來,一塊塞進青玄嘴里,剩下的放進他的布包里。

  “好甜啊!”

  “嗯,這個叫糖,比族中的甜水井的井水甜,也比你在后山挖的甜草根甜。”

  “嗯嗯!哪里來的?還有嗎?”

  “姐姐也只有一點,吃完就沒有了,所以你布包里的得省著吃,別一下吃完了!”

  “好,那我就不分給青山了,我自己吃!”

  “哈哈哈,你這個小機靈鬼兒!”

  “青爾,跟母親說說,你是怎么完成筑基的?”蘇夫人拉著青爾坐下。

  “母親,青爾當時覺得靈力充沛,感覺將要沖破界限,就運行靈氣運轉,最后在體內形成了靈氣漩渦,完成了筑基。”

  青爾將當時感受說給蘇夫人聽,可蘇夫人卻看著青爾沉思。

  “怎么了,母親?”

  “青爾,你可知你的身體根本無法筑基,現在你的身體不僅承受住了筑基時的靈氣暴漲,經脈還恢復了正常,就如同換了一副身體。”

  “我……無法筑基?可是我……”

  “你告訴母親,你這次出去……”

  蘇夫人還沒說完就被門外走進的男子打斷。

  “語若!青爾筑基了?”歸海古豐說著走過來看向青爾,這一看讓他皺緊眉頭。

  “父親。”青爾站起來。

  “確實是筑基了。”歸海古豐看向蘇夫人,蘇夫人搖了搖頭。

  “父親,母親……”青爾心里疑惑極了,她不明白,就算自己體弱為什么無法筑基。

  “古豐,這世上有先天經脈斷裂自愈的人嗎?青爾她完全好了,不僅經脈堅韌,體內的靈氣也很濃郁。”

  “自愈?不曾聽說過,不然這些年也不會如此擔心,青爾修煉緩慢,族長早就說過她此生只能停留在練氣期巔峰。”

  “父親……”

  青爾皺眉,但隨即又釋然了,還好自己不知道,若知道自己本就無法筑基,可能連練氣顛覆都做不到。

  “青爾,不告訴你是因為……”

  歸海古豐剛開口就被青爾劫了話頭。

  “父親,不必再提,我如今已已筑基了。”

  青爾上去挽住歸海古豐的手臂,想了想問道:“父親,這世上可有比七鏡鏡主還要厲害的人?”

  “鏡主是各鏡門最強大的存在,上一任鏡主隕落才會推選新任鏡主,各鏡域的鏡主修為不一,所以比鏡主更強大、修為更高的也只能是鏡主,現如今流炎鏡和司欽鏡的鏡主最強。”

  “那可有人的稱號是仙上?”

  “仙上?哼,俗世之人尊稱修仙之人為仙長,只是敬畏之稱,修仙之人可不會輕易使用仙字做稱號,就連鏡主也只是稱號尊上。”

  青爾聞言在腦中細想,想起桃洧的名字。

  “那父親可聽說過桃洧這個名字?”

  歸海古豐好奇的看向青爾。

  “青爾,這次出去是遇到什么人了嗎?這個桃洧是哪家的后輩?你若是看上了……”

  “父親!莫要胡言!我……”青爾頓住,猶豫要不要說出自己遇到了大人物。

  蘇夫人看青爾說不出話,以為她害羞。

  “女兒,在云海鏡咱們歸海家是第一家族,你如今經脈修復,無論是哪家的子侄后輩,就算你要嫁也是下嫁,是他的福氣。”

  “哎呀!都說了不是!不跟你們說了!”青爾從青玄手里奪過玄水豹幼崽跑出了門。

  “哎姐姐!”青玄叫了一聲,撅著嘴從布包里拿出一塊糖塞進嘴里。

  “父親,你知道哪兒能買到糖嗎?姐姐只給了我五塊。”

  “糖?是什么?拿來我看看。”

  青玄乖乖掏出一塊糖放進父親手里。

  歸海古豐拿起糖塊看了看,放進了嘴里。

  “嗯?好甜!”

  青玄皺眉又不敢撒潑,皺著小眉頭瞪著父親的嘴巴鼓出來的地方。

  蘇夫人好笑的看著這對父子,似想起什么,將蘭芝喚進來,讓她去問與青爾一起出任務的二部后輩此行遇到了什么人。

  很快蘭芝帶回了關于青爾墜崖被救、奇怪的飛行法器、青爾帶回的玄水豹幼崽相關的好幾個說法。

  “還好青爾沒事,不過救青爾的是什么人?”

  “夫人,青爾小姐回來時,穿的外衫樣式沒見過,布料很細膩,腳上穿的鞋子像是純白色獸皮制成的,樣式也非常奇特。”

  “二爺,叫青爾回來問清楚吧。”蘇夫人看向歸海古豐。

  “也好……還是你親去青爾房里看看。”歸海古豐沉吟一下讓蘇夫人去找青爾。

  桃洧坐在臺燈下,拿起口袋打印機剛剛打印出來的照片,將其貼在手繪本上,在旁邊寫上日期和照片上人的名字,寫了些文字紀錄這一場相遇。

  “青爾,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桃洧手支著臉頰,拿起手機看司莫發在網上的視頻,經過剪輯的視頻像是一場精彩的旅拍。

  “且,司莫這是要做個旅拍UP主嗎?不過剪輯的真不錯。”

  桃洧在下面留言:期待下一站的精彩,祝UP早日成仙。

  很快司莫便回:神仙評論。

  兩個人都用雙關語,里面的內涵也只有倆人知道啦。

  桃洧看看時間,把臺燈關掉,起身去洗漱準備睡覺了。

  她并不知道她的禮物,像是一顆石子投入了湖中,給這個世界的某一處帶來了漣漪,也宣告這世上有更強的強者出現了,這完全打破了某些人對這個世界的印象。

  “什么!”蘇夫人聽完青爾的敘述,不敢置信的驚呼出聲。

  “母親,我說的都是真的,仙上很年輕,但卻非常強大,所有的一切青爾都沒有見過,都非常的神奇!”

  青爾其身打開柜子取出桃洧給的東西,將它們一一取出。

  “母親,青爾本不想與任何人說,可不說又無法解釋這些東西,希望母親除了父親不要跟外人提起今天看到的。”

  “好,母親答應你。”蘇夫人看向桌子上的東西,手緊緊的握住青爾的手。

  青爾將東西一一介紹,最后拿起那罐丹藥。

  “母親,這個就是仙上給我服用的丹藥,開始仙上只許我服下一半,我服下僅一瞬間……”

  青爾俯身過來,靠近蘇夫人耳邊輕言。

  “我身上的傷就全消失了!”

  “什么?!”蘇夫人驚訝的看向青爾。

  青爾點點頭。

  “竟如此神奇?然后呢?”

  “之后青爾就覺得體內靈力充盈的三分之多,所以求著仙上將另外一半賜予了我,我服下感覺只過了幾瞬的時間,母親可知道發生了什么?”青爾看向蘇夫人。

  “筑基了?”

  “沒錯!母親,從未有人如此快速完成筑基,定是仙上護我!”青爾說著激動的站起來。

  “之后我為此感謝仙上,仙上沒有否認,只說讓我日后勤奮修煉,臨別的時候,仙上送了青爾這些物品,最重要的是這個。”青爾坐回座位將罐子遞給母親。

  “一罐丹藥,母親,整整一罐!”

  “什么!”蘇夫人已記不清自己驚呼了多少次,因為青爾話里的人、物都太過神奇。


  http://www.bysxdb.live/book/61110/4960080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快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