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桃洧的新世界 > 第四七章 須盡丘壑美

第四七章 須盡丘壑美


  “仙上。”

  怘兌敲敲駕駛室前的玻璃。

  “嗯,進來吧。”

  說完怘兌就憑空出現在客廳里,青爾吃驚的看著怘兌。

  “仙上,青爾的同伴往東北方向去了。”

  “嗯,羌回呢?”

  “在下面追靈獸。”

  “告訴他別禍禍小動物。”

  “好的,仙上。”怘兌說完給羌回傳音。

  咚!

  駕駛室打開的窗戶邊出現一個人。

  “仙上,我回來啦!”

  羌回說完瞬移到怘兌身邊站好,手里抓著一只黑色玄水豹的幼崽。

  “你怎么還偷人家孩子?”桃洧看著羌回手里的幼崽。

  “仙上,這是我撿的,它的母獸已經死了很久了,我把它帶回來給司莫養。”

  “嗯,好吧,我……”桃洧還沒說完手機響了。

  青爾呆呆的看著怘兌和羌回,大大的眼睛閃著亮光,她想兩人的修為一定很高。

  她見過有人通過傳送陣到達某個地方,還有人馭器或馭獸飛行,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瞬移。

  “織午,麻煩您開門讓司莫進來。”桃洧看了一眼手機,對著門口說道,然后走進了衛生間。

  吱扭。

  “好餓啊!怘兌~”司莫拿著電腦跳進來把門關好,直奔怘兌拽著他的袖子喊餓。

  青爾只覺得環境一閃又恢復了原樣,她回頭看著司莫和怘兌互動,眼睛里都是探究和好奇。

  “嗨!你叫什么?我是司莫,司法…不不,司命司藥的司,莫名其妙的莫。”說著把電腦放在茶幾上。

  “她叫青爾,小司莫,我給你抓了只小狗,你要不要?”說著把手里的幼崽舉起來。

  青爾微驚:司莫?難道是司欽鏡司白家族從不露面的天才煉金師司白莫灼嗎?原來司白莫灼的煉金技是跟仙上學的。

  青爾感覺自己發現了了不得的大事。

  “Wok!哥,你這抓的是豹子吧!我不養,而且養野生動物是犯法的!!”

  司莫躲遠并對羌回進行法制教育:“羌回,放回去吧,別亂抓小動物。”

  “放回去?放回去它也沒人要,我撿它的時候它的母獸已經死了。”羌回把幼崽扔在地上不再管,大有司莫不要就隨意處置之意。

  怘兌搖頭,揮手讓地上的幼崽浮起,落在自己手中:“羌回,司莫不是水系。”

  “我知道,當寵物養嘛!”

  “可以給我嗎?我是水系的。”

  青爾期待的看著怘兌手里的幼崽,看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忙解釋:“這是玄水豹,四階靈獸,勉強算是高階,我想幾位尊者如此隨意對待,一定是不放在眼里的,所以斗膽一求。”

  聽到怘兌說司莫不是水系,更堅定了司莫就是司白莫灼的想法,當然不是水系,是金系。

  “哦,那就給你吧。”羌回無所謂的說道。

  怘兌聞言將手里的幼崽向前一推,幼崽緩緩的往青爾的位置飄去。

  青爾看著飄過來的玄水豹幼崽,趕忙雙手接下,抱在懷里。

  “謝羌回尊者恩賜!”

  “好啦,怘兌擺飯吧,我想吃魚。”司莫跑到餐桌前坐好,等待怘兌的投喂。

  桃洧將衛生間的換氣扇打開,洗了手出來看司莫已經在吃飯了。

  昨天剩的半鍋米飯被怘兌收起來,現在還是熱的,桌上有魚有蝦、烤肉燒雞、生蠔花哈還有炒青菜,炒青菜是昨天自己炒的沒吃完,還有各種甜點。

  看青爾站在旁邊盯著餐桌,走過去把她按在椅子上,拿起她面前的碗盛了些米飯。

  “先吃點東西,等你的衣服干了,我保證很快你就能見到你的族人同門了。”

  看青爾盯著自己看,也不說話,桃洧皺眉。

  “你們欺負青爾了?”

  “沒有,看怘兌把餐桌放滿食物,驚呆了吧!跟她說話也沒反應。”司莫停下筷子說道。

  “啊?那怎么辦?青爾!”桃洧搖搖青爾的肩又揉揉她的臉。

  “仙上……”青爾抓住桃洧的手。

  “呼!回神了!吃飯吧。”說著抽回手給自己盛了半碗米飯。

  “仙上,我……你……我……”

  自己看不出怘兌是那一系,也看不出羌回,更看不出桃洧,但她想拜師,想變強。

  “嘗嘗這個魚,這個魚肚子沒有刺,給你吃。”桃洧夾了一大塊魚腹肉放進青爾碗里。

  “對,還有這個烤肉也特別好吃!”司莫夾了兩塊烤肉放進嘴里。

  青爾把要拜師的話憋回心里,她現在才剛剛筑基,現在說出來也只會得到拒絕的話。

  她猜測,怘兌、羌回和司莫三位尊者是桃洧的弟子,自己看不出三人修為,只是感覺眼前埋頭吃飯的司莫最弱,可若真的是司白莫灼,那三人應該不相上下吧。

  下午兩點,現在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再加上森林水汽上升,一股熱浪從打開的窗戶涌進來,桃洧控制房車升高至云層之上,關上窗戶打開空調。

  不一會兒房子里就涼快起來。

  青爾盯著墻上正在制冷的空調。

  “這個法器是風系還是水系啊?”

  看怘兌盤腿坐在沙發上,青爾又跑去駕駛室窗戶那里,看外面浩瀚的云層和下面隱隱約約能看到的大片山脈河流,抬頭看到窗外垂下來兩條腿,羌回正坐在那兒喝酒。

  “原來這個房子是一個飛行法器!仙上好厲害啊!”

  桃洧則在廚房切蘑菇準備熬醬,還欠著幾十罐醬,得趕緊做出來。

  “司莫,上次你說要限量,你設置了多少?”

  “哦,把醬發出去這個月就沒事了。”

  “什么?”

  “醬和珍珠粉我統一設置了,一個月限量10罐,一罐一萬塊錢,這個月的已經賣完了!板栗我已經設置停售了。”

  桃洧瞪大眼睛看向餐桌旁的司莫,隨后朝他豎起大拇指:有魄力!

  “哼,那些奸商批量從咱們店里買貨,然后漲價賣出去,所以我設置了很少的量,讓他們炒去吧!咱們不定時漲價,每人限購一罐,穩住進出口貿易總額,合理控制抬高經濟杠桿。”

  司莫說著打開電腦和攝像機,把Wi-Fi連上,將攝像機上的視頻和圖片傳到電腦上。

  “厲害厲害!”桃洧不明覺厲。

  青爾聽到司莫大聲說話,回頭看向廚房,突然眼前閃過一把掃帚,青爾看過去,掃帚在清掃地板,一個拖把從衛生間出來,開始拖地,地毯茶幾和沙發飛起來飄在半空。

  掃帚來到青爾腳邊停住,她不明所以的看著掃帚,然后往旁邊挪了挪,掃帚掃完又停在她腳邊,青爾看了看周圍跑去廚房找桃洧了。

  歸海族人在水源一側暫休,歸海止蕊收拾干凈血污,回頭看到歸海沐澤坐在樹蔭下發呆。

  歸海止蕊走過來,看他失魂的樣子朝他丟了塊石頭。

  歸海沐澤吃痛抬頭,看是歸海止蕊朝她扯扯嘴角,往旁邊挪了挪,騰出一半位置。

  “止蕊,我沒事。”

  “沐澤哥哥,你不必太過自責,要不是崖下靈獸暴亂,咱們肯定已經下去找了,再說那么高的懸崖,人掉下去肯定活不成了。”歸海止蕊看了看,沒有移動位置,仍舊站在原地。

  “止蕊……”

  “況且,你是為了其他族人同門的安危,才決定啟程回返的,就算二部族長責問,你也問心無愧!而且我會告訴所有人,歸海青爾是為了救我才墜崖的,如此,你也不必太為難回去如何交代。”

  聽了歸海止蕊的話,歸海沐澤微微皺眉,看向歸海止蕊的眼神晦暗不明。

  明明是你為了自救禍及了青爾,最后自己去救人卻因為你不慎將青爾推了下去。

  但隨即歸海沐澤就舒展了眉頭,也許這個說法對大家都好,自己和止蕊不會受責罰,青爾也會因為救人恩及家人。

  “我知道了。”

  歸海止蕊回到另一顆樹下坐好,揉揉被歸海青爾水鏈抽中的小腿:歸海青爾,要不是你死了,我一定會報這一鏈之仇。

  洗碗池洗完碗碟,開始洗裝醬用的罐子,一包抽紙的紙巾一張張飛出來,搽干凈罐子上的水,一個個落在料理臺上排好隊。

  青爾愣愣的看了半天,直到廚房歸于平靜,只剩下桃洧熬醬的聲音,看著沒有火焰加熱也冒著熱氣泡的醬,實在想不明白其中關竅。

  司莫看青爾傻傻的看著醬鍋,就敲敲桌子。

  “青爾,你看起來才十幾歲的樣子,你們都是這么大出來歷練嗎?”

  “是啊,在族中十幾歲已經算成年了,需要組隊出來完成任務,主修的方向不同,任務也都不一樣,我們醫修主要采集靈植。”

  “哦,能跟我說說你的家族嗎?我想了解一下。”司莫示意青爾過來坐。

  青爾看向餐桌上的黑色方塊,走過去看向電腦屏幕,上面發出微藍的光,顯示的都是自己不認識的東西。

  “司莫尊上,這是什么?您在做什么?”青爾好奇的問道。

  司莫打開一個傳好的視頻給她看,指著攝像機和電腦向她說明。

  “你看,這是可以記錄圖像的工具,我把紀錄好的圖像傳到這里,可以進行二次處理……”

  青爾看著視頻里云海洶涌翻騰,太陽升起的瞬間,絢麗的光影拂過云層。

  順延下一個視頻,俯拍的連綿山脈、寬闊河流、奔騰的瀑布、幽深的峽谷,風聲帶著水聲還有不是闖入的鳥兒留下的鳥鳴。

  青爾此時被視頻里的畫面震撼了,她從未見過這樣的風景,如此秀麗壯美,直擊人心,她很想親眼去看看。


  http://www.bysxdb.live/book/61110/4961858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快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