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桃洧的新世界 > 第三三章 化形真的很難

第三三章 化形真的很難


  “南筗,你剛剛趁那幫人不注意出去,原來是去準備布陣了嗎?”止嵐攔住要走的南筗。

  “止嵐少主,謝謝你今日相助!”南筗說著拱拱手。

  “呵!少廢話,你爹到底想干什么?這樣貿然關押這些人不怕幻清鏡和北川兩鏡責問嗎?”止嵐說著看了看南筗的臉色,卻看不出什么。

  “你告訴我那異象是真的嗎?是不是南家搞出來引人上鉤的?可我想不明白南家為何要如此,就算幻清鏡的人在東川跋扈慣了,可南家一直以來并未與之計較,難不成真的有什么異寶嗎?那為何你爹當時動都不動?”

  南之橋聽完看向止嵐,嘆了口氣:“異象自然是真的,不過我也沒想到我爹會布陣留人,具體的我也清楚。”

  “你真的不知道?”止嵐不相信的眉頭微皺。

  報———

  “報城主,西城周城主、南城裴城主和各境域駐城長老們來了。”

  “請去待客堂吧,我很快就過去。”南之橋。

  “父親!”南筗看向南之橋。

  “你陪止嵐吧。”南之橋朝止嵐點點頭出了院門。

  “蹊蹺!蹊蹺的很!我得回云海鏡一趟。”歸海止嵐說完縱身一躍,消失在院子里。

  “……”南筗。

  南之橋坐在主位上很平靜,看向分坐兩旁的二位城主以及幾位在中川四城的駐城長老。

  當得知南之橋將之前趕到的幾個幻清鏡的長老還有隨后趕來的北城主都困在陣中時,都變了臉色。

  “之橋,你…這次怎么如此強硬,快將人給放了吧!”裴城主一向中立,這次卻勸起了南之橋。

  南之橋所在的南家,關押的不僅僅是東川大陸幻清鏡有琴與溫容兩個風屬性家族的長老,還有北城城主。

  讓本就形勢復雜的五川大陸目前的情況更加嚴峻。

  “南家祖祠現如此異象,本想過來看看情況,沒想到看到的卻是劍拔弩張的場面。”周城主嘆息。

  “周城主和裴城主如果只是看客,便無需多言!”南之橋平靜的端起茶杯揭開蓋子看著杯中的茶葉。

  周城主看向西川流炎鏡、暮霆鏡兩座境域的幾位駐城長老。

  流炎鏡冉尚與伏牛兩家互相看了一下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倒是暮霆鏡呼延拓尺長老站起身來。

  “南城主今日如此也是無奈之舉,幻清鏡實在是欺人太甚,不過畢竟是境域駐城長老,如何處置南城主還是要慎重,如今的形勢你恐怕勢單力薄,我暮霆鏡呼延家和蒼雙…”

  拓尺看向蒼雙明月,見對方點點頭便繼續說道:“兩家族可以進些綿薄之力,若有需要傳訊與我便是,我暮霆鏡如此便離開了,告辭。”

  “謝拓尺長老和明月長老,我南某人記下了。”南之橋起身。

  “這就走了?”周城主有些尷尬,見與北川司欽鏡交好的流炎鏡也沒有說話便坐回了座位。

  被關的是北城主,北川竟也一語未發,流炎鏡自然不會做出頭鳥。

  這時同是北川的固荒鏡簡須梧長老笑呵呵的說道:“此事再清楚不過,南家異寶丟失總得有個說法,雖說不曾親眼見到異寶,但異象總是有目共睹的,就算各鏡主出面,該交還的還是得交還,就算不交還也得有個交待,不認賬想偷偷拿走那可得好好算算賬了。”說完看向南之橋點點頭帶著人走了。

  “乙,走了!”

  固荒鏡的沙也乙看簡須梧離開趕緊跟上。

  西城周城主此時便沉默了,自己還是看不清形勢啊,南城裴城主雖然來了也就勸了一句,而南川唯一的境域綠野鏡,在南城的駐城長老更是一個都沒來。

  南筗來時看到人已經走了大半,只剩下東川云海鏡、北川司欽鏡、西川流炎鏡的駐城長老,還有中川四城剩余的二位城主。

  云海鏡歸海家族的人見南筗進來便問歸海止嵐的去向,得知少主已回鏡便告了辭。

  而云海鏡汝涂家族看了看剩余的人也道了告辭。

  南之橋看向座下眾人:“流炎鏡是五川大陸最強大的境域之一,而司欽鏡更是煉器之首,兩鏡一直不走是想知道南家出了什么異寶吧。”

  “不錯,只不過想一睹真容罷了,沒什么其它心思,之橋也知道我司欽鏡一向是中立的,至于其它的我聞人羽并不感興趣。”

  司白首看向南之橋擺擺手也說道:“不感興趣。”

  “司白首長老,你不要學我說話。”聞人羽笑言。

  “不學不學。”司白首一囧快速點頭。

  裴城主也笑著搭話:“司白首長老一向不善言辭。”

  “哈哈哈哈…”

  流炎鏡的人卻大笑起來,聞人羽眉頭輕皺沒有說話。

  南之橋看在眼里開口打斷:“各位先回吧,我已就今日之事給北川和東川二位鏡主傳訊,具體結果諸位日后可知,我就不送了。”

  晚上夜深人靜之時,南之橋出現在南家祖祠屋頂,拿起一塊黑色的石頭消失在夜色中。

  仙界

  桃洧經過一晚上已經學會了聚靈,此時她體內五色靈氣輪轉漸漸的演變成七種凝聚成靈核。

  嘭!

  “仙上…”怘兌看著眼前的不明物體扶額。

  “洧洧,你這變了個啥東西呀??”司莫被繩子綁成一團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

  “你閉嘴!”羌回在司莫嘴巴周圍又多纏了幾圈。

  嘭!

  桃洧又變回了桃樹。

  “我不記得我長啥樣了怎么辦?”桃洧帶著哭腔。

  “唔唔唔!唔!(放開我!快!)”司莫聽完著急的叫喚。

  “你干什么?老實點!”羌回威脅道。

  “唔唔唔!(有照片!)”司莫試圖用語氣變化讓羌回聽懂。

  “你放開他,他好像有話說。”桃洧聽司莫好像是在說話。

  “好的,仙上!”

  “呼!我手機里有照片!快給我。”

  司莫被放開呼出一口氣向怘兌伸手。

  “有照片?你偷拍我?”桃洧拿桃枝戳戳司莫的頭。

  “沒沒沒,我有你好友呀!你之前發過我存了兩張嘻嘻!”

  司莫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接過怘兌遞過來的手機,打開找出相冊翻找桃洧的照片。

  “不過沒有全身照,只有這樣的。”說著拿給桃洧看。

  桃洧看著帶貓耳朵和表情濾鏡的照片有些尷尬,之前大家都玩表情動畫就拍了,沒想到會被人存起來。

  “還有嗎?清楚的。”

  然后她看到一張丑照,之前玩游戲輸了被迫發的很快就刪了,沒想到也會有人存起來。

  “司莫,這兩張刪了吧!還有嗎?”桃洧忍住摔手機的沖動。

  “有有有,很青澀,你看!”

  桃洧看到一張自己剛來B城時跟蘇小小的合照,那時候的自己有點土土的。

  桃洧看了一會兒閉上眼睛重新嘗試,仔細構建身體。

  嘭!

  司莫:“不像,太胖了!”

  羌回:“確實胖,仙上。”

  怘兌:“……”

  嘭!

  司莫:“樣子還行就是有點矮,我記得你到我耳垂這里。”

  羌回:“嗯…外形基本可以了,像個人形了,仙上。”

  怘兌:“……”

  嘭!

  司莫噗的一下捂住眼睛:“還不如剛才呢,你這是什么造型呀?”

  羌回快速的捂住司莫的眼睛:“仙上,你穿上衣服!”

  怘兌背過身:“……”

  ……此處省略幾萬次……

  嘭!

  司莫鼓掌,羌回看了一眼司莫也學著鼓掌,怘兌抬起手又放下了。

  “可以了嗎?我變回原來的樣子了?給我個鏡子快!”桃洧急切的說道。

  怘兌搖了搖頭。

  “怎么了?”桃洧不解。

  “有五官了,還算端正吧,洧洧你還是別照鏡子了,咱們休息會兒吧!”司莫搭著羌回的肩膀說道。

  羌回一個甩臂把司莫撂倒在地:“這兒什么時候聽你的了?”

  “哎喲!這么狠啊!”司莫趴在地上不想起來,他感覺自己不太抗揍。

  “仙上您休息一下吧,您應該累了。”怘兌。

  “我到底怎么樣嘛!一點兒都不像嗎?”桃洧皺眉:“房車!”

  嗖!

  房車出現在桃洧面前,她麻溜的開門進屋,來到洗手間愣住了。

  只見一個怪女人出現在鏡子里,眼睛大大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臉也小小的,頭卻很大一點兒也不像自己。

  拋開雜念不再想一些亂七八糟的優化,只是變回自己,這樣想著閉上眼睛。

  嘭!

  期待的睜開眼睛。

  “為什么!嗚嗚嗚…”桃洧還是沒能成功化形,看著鏡子里有點像自己的人哭起來。

  “洧…”

  砰?

  司莫剛走到衛生間門口就吃了閉門羹,看著關上的衛生間門對里面的桃洧說:“洧洧,吃點東西嘛,肯定會變回去的。”

  “我不吃,我不變回去就什么也不吃!”桃洧在門里大吼。

  “好好好,那你加油!”

  司莫回到客廳,看著坐在沙發上羌回沒有坐沙發,扶著屁股坐在了地毯上,拿起怘兌放在茶幾上的食物吃起來。

  羌回撇了司莫一眼沒有理他,知道他沒有勸出仙上也不想跟他多說話,看著正在投喂幾個小東西的怘兌笑了。

  “八兄,你之前可想過你有一天會是現在的樣子?”

  “別說我,你現在也不喝酒了,之前酒壺不離身,現在你的酒壺呢?呵…”

  啊啊啊啊啊!

  衛生間傳來桃洧的尖叫聲。

  “怎么了!仙上!”羌回起身瞬移。

  “洧洧!”司莫放下雞腿趕緊起來。

  怘兌已經在衛生間門口了,被開門出來的桃洧抱住。

  “怘兌!我成功了!我變回來了!你看!”

  怘兌看著開心的桃洧,他此刻身體僵直不知道該怎么辦,臉色有兩團可疑的紅暈。

  不過桃洧很快放開了他。

  “仙上!我也要抱!”羌回湊過來被司莫拉開。

  “要抱也是抱我!洧洧,你變回來啦!太好了!”說著就有抱桃洧。

  “你給我出去!”羌回把司莫扔出了門。


  http://www.bysxdb.live/book/61110/4983244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快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