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桃洧的新世界 > 第三十章 司莫腦子進水

第三十章 司莫腦子進水


  “兩條神魂鏈?”怘兌近前緊盯著羌回的胸口處的神魂鏈皺緊眉頭。

  “怘兌!怎么回事?”羌回瞪大眼睛看向怘兌,抓住他的手臂期待怘兌能給自己解惑。

  “我也不清楚…璇微宮里的是仙上,那房車里的是誰?”怘兌看向房車的方向,光柱比剛才更粗壯了。

  與此同時,每個有界輪盤碎片的世界均亮起一條光柱,有人吃驚有人跪拜有人不安……

  仙魔世界—人界中川

  東城

  “快看!城主府方向,那邊是登仙臺吧?”

  “那光柱是什么?有人登仙了嗎?”

  “快快快去看看!”

  “別擠別擠!”

  城中大街上聚集了大量的人群在議論紛紛,這時天上幾十道人影閃過。

  “看到了嗎?好像是著青衣的修士!”

  “是幻清鏡的人來了!”

  “有琴與溫容兩家倒是來的快!”

  “那是,畢竟是風屬性的修士又是在東城當然來的快,這么大的動靜其他幾鏡在中川境內的駐城長老很快也會來了!”一個胖胖的茶樓老板向擁堵在門口的茶客們說道。

  “茶老板,我聽說有人登仙會天降神雷是不是真的?”一個茶客問。

  “確實如此,不過現在看著不像啊!”茶老板摸摸胡子看向遠處的光柱。

  “難不成是有人突破了?什么境界會出現這種異象啊?”

  “那可不太清楚,估計起碼得煉虛境。”

  “大乘期吧?再往上就得歷劫了!”

  東城城主府

  “父親,可探查清楚異象緣由?”南筗從圓形的月亮門處出現走向站在包裹著南家祖祠光柱前的父親。

  南之橋睜開眼睛:“無法探查,靈識無法進入。”

  “父親,是否是先祖遺寶現世?幻清鏡的人很快就會來!”南筗站在南之橋背后。

  南之橋皺眉卻并未回答,南筗看父親不說話上前一步。

  “父親這次還要拱手相讓嗎?”南筗急問。

  “還尚不能確認,不過…”南之橋還沒有說完便轉身抬頭向天上看去。

  “南城主!”

  只見幾十個身著青衣修士從天而降落在園內空地上,領頭的是一個青袍老者,青袍衣襟上繡著銀色竹葉。

  “有琴空玄長老!”南之橋看了兒子一眼走向來人。

  南筗低頭向來人處雙手疊握拱手施禮。

  “賢侄不必多禮!南城主有禮了。”空玄向南之橋拱拱手:“南城主,這可是南家祖祠?如此異象可知是何緣由?”

  “確實是我南家祖祠,不過無法探查尚不清楚異象的緣由。”南之橋拱手回禮看了一眼光柱。

  “哦?”空玄伸出手探查一番后看了一眼南之橋,暗想:確實無法探查,真是奇怪。

  “空玄你來的好快呀!”另一個聲音在不遠處響起,只見一著玄色輕紗外衫內袍衣襟上繡著墨色松針的人立于院墻之上。

  “哈哈元合,你也不慢啊,聽說你不在東城,沒想到也來的這般快。”空玄捋了捋胡子笑言。

  “南城主有禮了!”元合從墻上下來落在兩人旁邊朝南之橋拱手致意。

  “溫容元合長老。”南之橋朝來人拱手回禮。

  元合在南家祖祠周圍探查一番看了一眼空玄,兩人對視空玄搖了搖頭。

  南之橋將兩人的動作看在眼里笑著開口:“二位長老可探查出些什么?”

  “并無,還請南城主解惑!”元合執手。

  “是啊,如此異象總得等一個結果,不如我與元合就在這與南城主一起見證。”

  “見證?我南家祖祠出此異象南家自會處理,有了結果也會解惑于眾,畢竟整個中川都將今日異象看在眼里……”南之橋還未說完便被打斷。

  “南城主言之有理!哈哈哈哈。”

  只見天上出現一位衣襟上繡滿深淺藍雙色魚鱗花紋的白袍女子。

  “歸海止嵐!”空玄驚叫:“你你你為何會來!”

  “當然是趕過來打你咯!哈哈哈。”

  仙魔世界—仙界

  璇微宮

  桃洧感到身體被什么包裹住而且燥熱難耐,她奮力的向前伸出雙臂,手指胡亂的想要抓住些什么,想要將這束縛掙脫撕碎。

  吱…嘭!

  桃洧睜開眼睛,然后她看到了隱殿看到了那些花花草草們:“呼!剛剛到底怎么了?我好像被吸進桃樹了,還好現在掙脫出來了!”她左右看看沒有發現兩個小伙伴。

  “羌回和怘兌呢?也不救我就跑了!哼!”說著就想要出去找他們然后桃洧發現自己動不了,感覺自己的腳被埋進了土里。

  桃洧動動手臂,面前落下一陣桃花雨。

  桃洧動動手指,面前又落下了桃花雨。

  “……”桃洧愣了兩秒:“阿西吧!我變成桃樹了?”

  這時璇微宮門前包裹著房車的白色光柱漸漸變小變弱直至消失。

  但宮門里的粉色光圈卻沒有任何變化。

  “怘兌,神魂鏈都消失了!我感應不到仙上了!”羌回指著自己的胸口。

  “什么!先去看看房車。”怘兌看了一眼羌回的胸口回身看著依舊關閉的璇微宮和羌回向房車走去。

  桃洧鬧騰了一會兒把樹枝上的桃花抖了個干凈,接著大哭起來。

  “嗚嗚嗚…爸爸媽媽…嗚嗚嗚…我變成桃樹了…嗚嗚嗚…”桃洧抬頭望天:“我想吃好吃的!我以后再也吃不到了…嗚嗚嗚…”

  “房車沒有異常,只是這界珠…回到了界輪盤上。”怘兌看著羌回。

  “嗯,界珠本就是界輪盤上的。”羌回無所謂道。

  咯噔!

  門上的指針自動指向數字【9】。

  咔!

  門開了。

  門口拍門的司莫和門里的怘兌、羌回都互相看著愣住了,怘兌最先反應過來火速關門,司莫啪伸出一只腳卡住了門。

  “嘶…你們是誰?把門打開!不然我報警了啊!”司莫奮力的推門。

  怘兌看了羌回一眼猛的把門打開,司莫栽進房間后把門關上了。

  “你是誰?”羌回問跪在地上的司莫。

  “我是誰?我還要問你們是誰呢!為什么你們在桃洧家里!說啊!桃洧呢?你們把她怎么了!”司莫站起來想拿回落在怘兌腳邊的手機卻被怘兌搶先。

  “你認識仙…桃洧?”羌回扶住彎腰的司莫。

  “放開我!”司莫將羌回的手甩開,然后跑去臥室找桃洧,他以外桃洧被控制住了,結果找遍了也沒有找到桃洧。

  他出來看到沙發邊有白色的物體移動便跑過去查看,結果他看到了乖寶兒和葵靈躲在角落里。

  “什么東西?”司莫皺眉似想到了什么跌坐在沙發上。

  “你認識桃洧?”怘兌走過來問道。

  “我…我當然認識,你能告訴我她怎么了嗎?你們是不是她說的國外的土豪朋友?你們在做什么實驗?她是不是變得奇怪了所以一直不見我?”司莫看向怘兌。

  “……”怘兌。

  “你在說什么啊?”羌回完全聽不懂司莫的話。

  司莫看怘兌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有些絕望的閉上眼睛:“她死了嗎?”

  怘兌皺眉:“沒有。”

  “那她…等等,難道她變成了這兩個中的一個嗎?”司莫指著墻角的乖寶兒和葵靈,導致兩個小家伙都驚懼的看著他。

  “……”怘兌。

  “……”羌回。

  “洧洧,你一定還認得我對嗎?”司莫蹲在墻角試圖跟乖寶兒和葵靈交流。

  “嘰里咕嚕!”乖寶兒朝司莫露出尖尖的牙齒。

  “唔嘰…可怕的人…唔嘰。”葵靈抖抖抖。

  “一定是你對不對?洧洧你竟然變成了向日葵!”司莫捧起葵靈,嚇得葵靈昏死過去。

  “怘兌,這個凡人是不是腦子進水了?”羌回看向怘兌。

  “腦子進水了?是什么?”怘兌不明所以。

  “之前仙上說的,意思大概是一個人識海受損不可醫治了。”羌回解釋道。

  “那還蠻可憐的。”怘兌。


  http://www.bysxdb.live/book/61110/4988609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wap.biqiuge8.com
快乐阅读